袁艾菲 剽悍甜心大膽掀裙,上封面!

3 copy

五月,夏季熱浪開跑。本期FHM封面和以往不同的是撇開柔弱、纖細、性感等的各種美女代名詞下;深入本期封面袁艾菲的內在祕密。據袁艾菲所言,原來她是個貨真價實有著〝男性靈魂的女體生物!〞在她偶爾跳Tone,不按牌理出牌的回應與燦爛笑容之下,我們都被融化了!

儘管如此,在男性靈魂率直的驅動下,袁艾菲大談她的剽悍個性,與率直感情生活面向是少不了的真實;既然如此,我們就更進一步的要求她豁出去了!嶄新的新底線–裙底風采、馬場解放、以及原始真性情的剽悍性感,全都收錄了!這嶄新的樣貌更被她本人笑談稱呼:《八里馬房之我的野蠻女友》!

1封面 copy

小的時候我們看著媽媽輩的女人頂著大波浪頭,把瀏海吹得高高,父執輩的男人留著一頭厚厚帶著捲度的髮型,五彩繽紛的花襯衫,和褲管大到可以開出一朵花的高腰大喇叭褲造型,可是那個時代的王道,幾十個年過去;以前三從四德、溫柔賢淑、上得到廳堂進得了廚房,才是君子好逑的完美女人形象,在這個時代?第一個要舉反對牌的,可能是FHM和本月的封面女郎袁艾菲了,該認真的時候可以認真到底,該放鬆的時候可以搞笑脫線,該有原則的時候又絕不退讓,這是袁艾菲的生活態度。面對像她這樣的女生,請務必注意她的眉角,才能成為她心目中體貼的對象,畢竟剽悍和甜心兩個靈魂,可是同時住在袁艾菲的身體裡啊!

問:恭喜妳最近有新戲殺青了,演了這齣古早年代的時代劇感覺好玩嗎?

答:謝謝、謝謝!

答:真的滿好玩的!拍這部戲做了很多媽媽會做的事情,譬如說去舞會跳個舞就會被警察抓,在現在是不可能的事情;還有以前年代比較保守,跟男生手牽手被看到就是很嚴重的事;我記得邰哥有一場戲,他演警察,以前的警察很大,做什麼都可以,警察臨檢的時候,不管男女都要把屁股撅高高給警察看,讓他搜身。感覺就像經歷了一場在六零年代生活七個月的特別經驗。

問:說得我們也好像進入時光隧道了有沒有過大學時代穿超短熱褲或低胸上衣,然後被媽媽唸的經驗?

答:我平常私底下出門是不會穿露ㄋㄟ ㄋㄟ的衣服,可是我非常熱愛穿熱褲,我媽就會說:「哎喲!那ㄟ穿這麼短!」「妳的咖腿甘抹寒?」不過也倒還好,就只是說一下而已,我會甜甜地回她:「嗯,我就是喜歡!」不會為了這事特別吵架。

問:嗯,我們也喜歡妳。這兩年,妳似乎已完全跳脫搞笑形象,蛻變成完全的女神了;呃,如果我們理解有錯誤,麻煩指正我們。

答:其實我沒有特別說不搞笑了,而且我在戲劇裡面的演出也是滿好笑的,可能因為我本身就是個很好笑的人吧(不停地在笑),有時候即使我很認真地去演,但後面卻是笑成一團,我很認真誒!比如我要在戲裡面追女主角,但可能因為肢體比較不協調,容易同手同腳,導演就會大笑,說我是「大喇牙」⋯

問:同手同腳是因為緊張嗎?

答:不是緊張,我平常不管做什麼事情,到後來都會變成同手同腳,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怎麼會這樣⋯

問:我們只能這麼解釋,美女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其實妳真身是喇牙吧?硬是要掰

答:就說我本身是一個很好笑的人了吧(還在笑)。

問:好的,如果讓妳自己在女神前加一個形容詞,妳會為現在的自己加上什麼?

答:一個很做自己的女神,謝謝大家包容我(害羞地笑)。

問:宅男女神和諧星兩個形象,對妳現在企圖發展的劇戲一姐(我們猜的啦)路線有沒有影響?

答:其實我覺得都還好耶。但我真的覺得自己不太像他們想像的宅男女神,因為我的個性真的比較男生

問:遇到哪一種男人會讓妳發揮出妳的悍女性格來?

答:自以為很厲害或是覺得女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會有一股不服輸的氣直衝腦門,覺得你做得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

2 copy

問:如果兩人開車遇到前方有部不會開車的車子,他說出「開車的人一定是女的」這種話,妳會怎麼樣?

答:哇塞,我會說:「你超車,我幫你看。」如果看到是男的,那他真的死定了。這一天我會一直糗他,想盡辦法激怒他,說:嗯,就是男的啊!

問:我們開始有點怕妳了。有沒有過跟另一半發飆大罵的經驗?

答:有哎,還滿常的;咦,怎麼感覺個性很不好?哈哈⋯因為我很不喜歡沒有報備的事情。跟我在一起非常安全,我跟一個人在一起以後,就不會再對任何人亂放電,只要發現對方對我有意思,我一定會在男生前面挖鼻孔啦挖耳朵啦,讓人家立刻幻滅對我沒有遐想;可是我的另一半沒有這樣回應我的話,我就會覺得很不開心。

問:回應挖鼻孔嗎?啊不是,是講安全感,所以另一半該跟妳報備什麼?

答:例如我問他今天在忙什麼,他回答在談事情,我覺得他很認真在工作,但如果事後發現他在跟身材很辣、胸部很大的女生在談事情,我的火就會跑到天靈蓋上面了。

問:談事情的對象真的有可能胸部很大啊,標準需要這麼嚴格嗎?

答:那你應該先跟我這樣說:「我今天在跟一個女生談事情,她胸部很大!但我們真的只是在談事情。」那我就會感覺好很多。

問:相當奇妙的報備條款。

答:我只是需要人家先跟我講。因為我今天如果要跟六塊肌男模談事情,我也會先跟我男朋友講;凡事要先說。

問:還好今天現場工作人員連兩塊肌都沒有,不然就要害你們小倆口發生口角了。說實在,妳覺得男人什麼時候應該硬起來、什麼時候要放軟身段?

答:真的發生事情或女方覺得無助、需要幫助、很難過的時候,要讓女生覺得不管有什麼事,他都可以讓妳依靠,這不但會給女方安全感,也會讓我們覺得很貼心。

問:女人呢?面對什麼該柔軟、什麼該強悍?

答:女人也是,可以外表看起來很柔弱,遇到要處理事情的時候還是要自己去處理。

問:在另一半面前呢

答:適當的時候還是可以柔軟一點。

問:遇到大男人個性,妳會變弱還是遇強則強?

答:我是會被激怒的那種,不服氣的火又在這裡了(又指她的天靈蓋)⋯

問:講一件妳做過最帥的事情來聽聽。

答:以前大學時,有一個女同學,個性比較柔弱,有一天她在很滿滿的捷運車廂裡不小心踩到一個男生,那個男生很大聲跟她說:「小姐妳踩到我了哎!」女生立刻說:「喔!不好意思!」男生不客氣地大聲說:「不是啊!妳為什麼要往我的腳踩?妳是故意的是不是?」然後我就一股火衝上來說:「她都已經道歉,你需要態度這麼差嗎?」那男的立刻噤口不講話。

4 copy

問:真的很帥,大姐!最後請發揮一下妳的戲胞,今天的拍攝造型主題,可以讓妳想到什麼劇情?請用八點檔偶像劇、台灣本土劇的精神去思考。

答:一個身在八里的西部女牛仔在尋求真愛的故事,她愛的人,是身世很懸殊、像是書生的人,應該會喜歡一個在誠品工作的男生,為了對方,她要先偽裝自己是文弱女,把這男的騙到手之後,再恢復剽悍的本性,然後這男的嚇得半死,產生了一段磨合期的故事,至於這個戀情能不能發展下去,就要看誠品男的耐性,他得要學會騎馬啊、忍受被她剽悍個性的凌虐⋯哈哈⋯

問:⋯

答:就叫,《八里馬房之我的野蠻女友》!

問:訪問結束,馬鞭可以先還我們嗎?

【Credit】訪問、責編:何芃穎 攝影:陳建維 妝髮:Sachie 造型:威廉

消息及資料來源:《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