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怪謝欣穎專挑怪咖,愛上心理變態

OK SDC_8282  copy

拍戲自有一套個人風格的謝欣穎,最近同時有兩部新電影作品《屍憶》跟《刺客聶隱娘》上映,並登上男性雜誌「FHM男人幫國際中文版」封面,她說自己不想再扮可愛女生,專挑冷門角色的她,最愛心理病態。

OK SDC_8332  copy

謝欣穎自然的演戲風格一直獲得許多電影導演好評,她強調自己是演生活,「我認為演戲就是生活,我認為只要把生活過好,戲就可以演得好,讓戲更有生活感,讓觀眾能體驗到「啊,這就是在演我的生活啊!」有趣的是, 《屍憶》的撞鬼經驗還算得上她的生活經驗,而《刺客聶隱娘》的唐朝時代根本不存在於現實生活,但謝欣穎則解讀:「 我最重要的部份是呈現出對於主公的依賴感,用現代詞彙來說就是小女人對大男人的崇拜感。」

謝欣穎自認挑選的劇本多半是不符大眾口味的冷門戲,但她說:「當下不會覺得劇本冷門,因為妳總得喜歡上劇本、喜歡上裡頭的角色才會挑上它嘛。所以換句話說,有可能是我怪怪的。」而怪怪的謝欣穎覺得這樣還不夠,最近更愛上心理變態會吃人耳朵和腦漿的人魔安東尼大叔,她說自己過去演出太多楚楚可憐又可愛的角色,不想再走相同路線。現實生活中,謝欣穎有交往已久論及婚嫁的男友,問她相處之道,謝欣穎說:「 彼此都是彼此的崇拜對象與競爭對象。好像比較像夥伴,不像情人耶。」讓她開心的舉動很簡單,「只要適時摸摸我的頭就可以了。」

OK SDC_8264  copy

  • FHM:有想過為何以往電影作品多以藝術類的為主?
    謝:並沒有刻意接演偏藝術類的電影,只是我在閱讀劇本時都會挑一般人會覺得冷門的、不是那麼大眾品味的,因為我比較想要挑戰自己。其實當下不會覺得劇本冷門,因為妳總得喜歡上劇本、喜歡上裡頭的角色才會挑上它嘛。所以換句話說,有可能是我怪怪的。
  • FHM:妳小時候有沒有絕對不敢靠近或者進去的神祕地點,例如小學校園的某某地下室?
    謝:我蠻怕看不見底、很空曠、很黑暗、看不見盡頭的地方。以前我爸爸開車載我們全家環島時,經過一處峭壁上的燕子洞,看過去很多洞很暗又很空曠,現在想起來都毛毛的。
  • FHM:妳看到的可能是「天葬」吧。對了,妳是如何磨練與培養妳的演技呢?
    謝:我沒有把演戲想得太複雜,我認為演戲就是生活,我認為只要把生活過好,戲就可以演得好,讓戲更有生活感,讓觀眾能體驗到「啊,這就是在演我的生活啊!」。
  • FHM:說得好,不過《刺客聶隱娘》的時代背景是唐朝,妳又是如何過唐朝生活?
    謝:張震演我的主公,而我最重要的部份是呈現出對於主公的依賴感,用現代詞彙來說就是小女人對大男人的崇拜感。
  • FHM:未來想挑戰怎樣的角色或者片型?
    謝:我最近在看《人魔》,讓我想接演心理病態的角色。你會當演員是因為觀眾買單,既然觀眾買單,演員就要不斷給觀眾新的東西。我演過太多楚楚可憐、可愛的女性角色,所以想要嘗試不一樣的。
  • FHM:當初成為內衣廣告代言人時,寬衣解帶拍攝廣告時妳有掙扎很久或者不適應嗎?
    謝:完全不會有情色的感覺,很健康啊,內衣是每個女生身上都有的東西嘛。
  • FHM:感覺妳的開放思想下一步就會是加入「Free Your Nipple」。平常沒拍電影時,從事怎樣的休閒活動?生活中的興趣是?
    謝:最近喜歡上滑板,如果下雨的話就會待在家下廚做甜點做餅乾。
  • FHM:妳和另一半能相處這麼久的相處之道是?
    謝:彼此的心都要放寬,放心對方,彼此目標要一致,擁有共同藍圖,彼此都是彼此的崇拜對象與競爭對象。好像比較像夥伴,不像情人耶。至於做什麼舉動會讓我很高興,其實只要適時摸摸我的頭就可以了。

消息及資料來源:FHM男人幫出版有限公司